您现在的位置: 易图通新闻中心行业动态正文

行业动态

独家发布!高精度地图前装量产搭载超3万辆,谁是年度TOP10

发布时间:2020-11-17  阅读次数:146    
随着今年数款搭载高精度地图车型(小鹏P7、广汽新能源埃安LX等)的量产上市,前装市场正在进入传统导航向高精度导航的快速导入期。

从A点到B点的自动辅助驾驶以及高级别自动驾驶,除了单车自身搭载的传感器之外,路线规划和车辆定位也至关重要。同时,高精度地图也是另一层安全冗余。

与传统导航地图相比,高精度地图通常以厘米为单位,不仅仅显示特定地点的位置或两个目的地之间的距离,还为自动驾驶系统提供车道位置、道路边界、弯道曲率、路面坡度等信息。

此外,传统导航地图主要是给驾驶员提供路线指引,而高精度地图则主要是辅助自动驾驶功能实现和优化。

高精度地图主要分为三层,底层是映射层,以厘米的精度显示,数据包括所有的道路标记和地理边界。

第二部分是动态层,提供实时路况信息,这些细节可能来自测绘车辆、其他车辆(众包数据)或路侧传感器。同时,还有不同地方交通主管部门的其他动态数据。

最后,是地图的分析层,旨在让自动驾驶汽车拥有尽可能自然的行驶体验。
另一种分法则是静态和动态层,静态层是在绘制时形成高精度电子地图产品;动态层则包括对道路信息的变化情况进行实时更新。

“地图是一切的基础,”一位行业人士对未来自动驾驶的高精地图做了一个更为形象的比喻:传统地图映射就是面团,高精地图就是成品的披萨,上面需要放很多佐料。

目前,高精度地图仍处于量产应用的早期阶段。数据质量、众包更新、地图覆盖区域、数据融合等等都有待进一步完善。

此外,传统地图导航业务领域盈利主要是license模式,与汽车销量相关度很高。未来,高精度地图从已落地的订单看会是按license收费同时加收更新服务费的盈利模式。

根据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今年1-9月国内新车(自主及合资品牌)搭载高精度地图上险量2.66万辆,主要供应商为高德、百度、四维图新,预计,今年上险量将超过3万辆。


其中,高德、四维图新作为传统导航地图的市场份额领先企业,近年来,四维图新在前装传统导航地图上的份额持续下滑,这也加速其在高精地图市场的投入力度。

该公司此前表示,目前研发投入主要是在高精度地图、高精度定位、自动驾驶相关算法等新业务方向上。

近日,该公司的高精地图产品及工具链在全球范围内率先通过ASPICE CL3评估,这是迄今为止高精地图领域最高的产品资质与质量认证。

同时,相比较目前通过众包等方式来实现地图更新不同,卫星可以快速地拍摄照片,然后进行分析并更新地图数据,意味着其有能力支撑高精地图的海量数据采集、分析和应用。

作为为数不多部署高精地图及定位服务的主机厂,吉利集团旗下时空道宇曾宣布将在今年发射两颗低轨道卫星,目的之一就是完成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所需的高精度定位地图的实现。

有消息称,领克即将于2021量产的CoPilot解决方案(2021年在结构道路实现高度自动驾驶。2023年之前,在开放道路实现高度自动驾驶。),将首次搭载上述高精地图服务。

考虑到外资公司在中国高精度市场面临的政策约束,去年,Mobileye(REM方案,以众包形式采集为自动驾驶使用的道路数据)宣布与紫光集团以合资方式布局中国业务。

这家名为紫光摩视慧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合资公司,由北京紫光智能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控股,而紫光集团旗下灵图软件总裁同时出任上述公司高管。

作为全球范围内真正商业化落地的一款众包高清绘图系统,Mobileye已经与宝马、大众、日产以及另外三家车厂均有合作,通过上传道路数据,打通了更新闭环。

而在中国市场,具备天然众包车队优势,则是滴滴出行旗下的滴图科技。此前,滴滴已经在部分城市的App内上线了导航功能,并且首次使用了带有"滴滴地图"标识的地图。

在高精地图领域,滴滴入局较晚,滴图科技于2016年2月成立,但在次年11月便获得了导航电子地图的甲级测绘资质。

一方面,滴滴平台上的数百万辆网约车(“桔视”车载摄像头)每日生成的上百T数据正是其数据来源;另一方面,滴滴已经开始部署高精地图的采集与制作工作,与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进行配合。

考虑到自动驾驶短期落地将侧重于限定和封闭场景,滴滴将尝试通过运营地图、安全地图、技术地图锚定自动驾驶运营区域,并保障安全运营。

在BAT三家传统互联网巨头中,百度、阿里巴巴(高德)已经量产高精地图,近年来腾讯也把高精地图摆在重要地位,在地图技术领域持续加码。

此外,腾讯的自动驾驶仿真模拟平台TAD Sim,内置的高精度地图可以完成不同环境下的几何模拟,以及测试车辆的感知能力、决策能力、和车辆控制的模拟仿真。

截至目前,面对车企、Tier1、交通管理等行业各方需求,腾讯已经搭建起高精度地图平台、数据云平台以及模拟仿真平台三大基础支撑的自动驾驶研发体系。

华为是另一家值得观察的巨头。该公司在去年拿到了甲级地图资质,并宣布启动数据基础设施战略并开源数据虚拟化引擎Hetu Engine(河图引擎)。

今年4月,在华为公司2020年春季新品发布会上首次发布华为AR地图,基于华为河图,实现每平方公里40亿三维信息点,1:1 还原真实世界。

按照计划,华为AR地图在今年5月底覆盖上海内环120平方公里,年底覆盖一线城市100+顶级景区及1000家顶级商圈。

此外,华为还在今年宣布从四维图新采购其规定区域内自动驾驶地图数据,推动采集、制作、更新高精地图数据,从而加速华为自动驾驶项目落地。

然而,在自动驾驶汽车普及之前,该行业需要克服两大挑战——能够真正落地的技术和能够赚钱的商业模式。此外,还需要大量的车队投入以及庞大的众包模式才能实现广覆盖和更新频率。

过去几年,由于行业仍处于导入期,部分初创公司已经宣布退出这个市场。

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为了满足高精地图的应用,增加的额外成本还包括差分服务费,以及高精度地图服务费等。

一些行业人士表示,更合理的本地化高清地图引擎是解决方案之一,通过特定工具并结合自带传感器来帮助汽车制造商自主、快速、可靠、经济地进行地图绘制、更新和本地化映射。

这意味着,大多数的高精地图公司必须要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以及差异化市场应用场景。与此同时,精度要求相对较低的ADAS辅助驾驶地图也是这些公司短期内产生现金流的“降维”市场。


来源于【高工智能汽车】微信公众号,原文有部分删减。